爱玛科技坎坷上市路副总涉2亿敲诈入狱庭上曝公司内幕

放大字体??缩小字体 2019-09-08 作者:责任编辑NO。谢兰花0258
在净利润下降的危机面前,爱玛科技需求经过投进新品来扩展事务规划,以此提高品牌知名度和商场集中度。IPO成为爱玛科技的必然挑选。

文| AI财经社 王灿

编| 张硕

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,任何途径、途径请勿转载。违者必究。

爱玛电动车的运营主体爱玛科技再一次冲击IPO。

9月5日,证监会官网发表了爱玛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招股书。爱玛科技在招股书中称,拟发行6500万股,拟征集资金16.80亿元,用于公司电动车、自行车整车、配件加工制作、整件喷漆生产线等12个项目的建造、晋级,以及弥补流动资金。

实际上,爱玛科技早在2018年6月便初次提交招股书请求IPO,但因为被证监会的反应定见质询才延迟至今。

01 崎岖上市路

爱玛科技的亲自是成立于1999年的天津泰美车业有限公司,开创人为张剑,主营自行车拼装、零件加工、制作、电动自行车制作等,2004年公司推出爱玛电动车品牌,2015年改名为爱玛科技。

作为国内最早的电动自行车制作商,早在2012年,爱玛科技便曾考虑过IPO。有音讯称,爱玛科技其时已在准备上市,但因两大股东张剑和顾新剑之间胶葛不断,所以没有下文。

不过,阻挠爱玛科技的不仅仅是股东个人恩怨。

因被指证有超越百亿元的账外账,不透明的资金来源和流向把爱玛科技挡在了IPO门外。这次指证源于一同敲诈勒索案。2016年,曾任爱玛科技副总裁的顾新剑因2.35亿元敲诈勒索,并3000万元职务侵占行为,一审被判入狱20年。

据搜狐财经报道,二审时,顾新剑指证爱玛科技存有超越百亿元的账外账,并称爱玛科技旗下公司无锡爱玛的账外账约有50亿-60亿元。法庭其时表明将在庭后核实相关头绪。天眼查信息显现,无锡爱玛公司现已被刊出。

尽管没有揭露音讯阐明法院对账外账的核实成果,但爱玛科技的IPO之路就此沉寂,直到2018年提交IPO申报稿。

在中心的六年时刻里,爱玛科技的竞争对手雅迪控股和新日股份别离于2016年、2017年上市。其间,雅迪控股的招股价为1.72元,并在2017年被归入港股通方针。新日股份发行价6.09元,上市时共发行了2040万股。

仍在资本商场外探路的爱玛科技便显得尤为徘徊。

2018年6月29日,爱玛科技初次发表招股书。不过,在半年的排队时刻后,证监会的初次揭露发行反应定见把爱玛科技打了回来。

在这份定见里,证监会针对招股书提出了共三大类的59个问题,包含质询爱玛科技增资及股权转让的布景、以为其偿债才能较弱等,并要求保荐人与爱玛科技在30日内作出书面回复。不过到现在,网络上没有查到爱玛科技回复的揭露信息。

9月5日从头提交的招股书中,爱玛科技发表了征集资金出资项目。其间,天津爱玛电动自行车生产线技术改造、店面营销网络晋级和弥补流动资金,是征集资金投入金额最多的三项。这能够旁边面阐明爱玛科技寻求IPO的原因。

02 上市或是必然挑选

爱玛科技在国内电动自行车职业排名前列。数据显现,爱玛科技2018年电动自行车产值为436.65万辆,商场占有率为13.32%,公司共有经销商约1900家。

但较大的商场占有率并不能协助爱玛科技防止成绩下滑的危险。

在2016到2018年,尽管爱玛科技经营收入呈上升趋势,别离为64.43亿元、77.94亿元、89.89亿元;但其净利润却出现必定动摇,别离为3.80亿元、3.13亿元和3.91亿元。依据爱玛科技发表的财务数据,其在2019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为1.92亿元。

究其原因,上游原材料价格上升和高额度的广告宣传费投进,让爱玛科技正面对营收添加,但净利润下降的为难局势。

其间,蓄电池价格上升让爱玛科技的收购本钱随之添加,2018年公司的蓄电池收购单价每件添加14.19元,涨幅达3%。

为了招引顾客,品牌代言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。2017年,爱玛科技挑选周杰伦作为品牌代言人,为扩展品牌知名度,招引年青顾客,爱玛科技还曾先后请到了范冰冰、EXO、金秀贤等明星代言。此外,爱玛科技还曾在央视投入数亿元进行广告营销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进场同享单车对爱玛科技的营收也是一柄双刃剑。

电动自行车一直在爱玛科技的事务收入中占中心位置。但在2017和2018年度,因为同享单车工作井喷,爱玛科技随之以供货商的身份进场,将同享单车公司纳为自己的客户。

2017年,爱玛科技开端和摩拜、OBIKE、易购、小良科技等公司协作,自行车订单量大幅提高。当年,自行车收入在总收入中的占比同比添加5.73%。依据招股书,摩拜在2017年成为爱玛科技榜首大客户,出售金额到达3.46亿元。因为OBIKE等公司在新加坡、伊朗等海外商场的投进,自行车收购量持续添加,爱玛科技的自行车事务也“直接”出海。

但是,同享单车为爱玛科技带来了销量,却没带来平等的品牌效应和净利润。

2018年起,因为同享单车盈利形式不成熟,场内剩余的玩家越来越少。在爱玛科技的自行车经销途径中,2017年的前十大客户,在2019年上半年时仅剩余摩拜一家。而摩拜同爱玛科技的协作形式也逐步从经销转为直销。

除了摩拜,滴滴旗下的青奇科技在2018年成为爱玛直销形式下的前十大客户名单,并开端大规划投进青桔单车和街兔电单车。但随着同享单车商场现已趋于饱满,投进放缓,青奇科技和摩拜的订单量也大幅下降。依据直销途径数据,2018年青奇科技的出售额到达1.97亿元,但在本年上半年仅为6000万元。

在净利润下降的局势下,研制新品电动自行车,然后占有商场,是爱玛科技的自救手法之一。爱玛科技也在招股书中称,如不能进一步提高产品功能,扩展商场占有率,将有或许面对成绩下滑的危险。

经过利润表可看出,爱玛科技近三年的研制费用不断上升,从2016年的9624万元,增至2018年的1.49亿元。依据招股书,天津和江苏两地的研制中心建造项目将是爱玛科技IPO后的资金流向之一,别离为5053万元和5047万元。

关于IPO,爱玛科技董事会办公室曾表明,公司需求进一步扩展商场占有率,并期望凭借资本商场储藏资金,以满意未来在工业并购方面的需求。

由此看来,在净利润下降的危机面前,爱玛科技需求经过投进新品来扩展事务规划,以此提高品牌知名度和商场集中度。IPO成为爱玛科技的必然挑选。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如若转载,请联系我们!

本网站转载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投资有风险,入市须谨慎!

推荐阅读

?